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陕西省人民政府铜川市人民政府

法轮功骗人入教的“四张牌”
时间:2017-09-12 16:45:28   来源:凯风网   浏览次数:

  法轮功邪教骗人入教有很多手段,笔者认为“免费牌、健身牌、修心牌、神迹牌”是其最善于利用的手段之一。由于这“四张牌”具有很大欺骗性,极易蒙蔽人,正是在这“四张牌”的诱惑下,不少群众加入到法轮功修炼队伍中,成为法轮功利用的工具和牺牲品。


  一、大打“免费牌”,实则“昂贵牌”

  李洪志开始传播法轮功时,全国上下正盛行着各式各样的功法。竞争激烈,如何让自己的功法吸引世人眼球,从众多功法中脱颖而出呢?李洪志经过处心积虑的思考和精心包装的准备,“免费牌”是其首先推出的一个“推销术”。李洪志宣称法轮功是全人类的“功法”,习练法轮功是免费的,而且来去自由;还宣扬习练法轮功,无病的人可以强身健体,有病的人则可以“消业”祛病,不用吃药、打针和上医院,相当于免费治疗疾病。此后法轮功又推出诸多“免费”的活动,如,免费教功、免费下载书籍录像、免费报纸、免费电视、免费软件等等。一些民众被法轮功的“免费牌”所吸引和迷惑,其注意力不知不觉的从其他功法转移到法轮功上来,并加入到习练法轮功队伍中,自觉不自觉间就掉进了李洪志预设的圈套里。

  表面上看,好像法轮功真的一切都是免费的。但是,世界上哪有免费的午餐。只要仔细分析,就会发现,法轮功不过是利用人们贪图免费的心理,通过免费吸引世人加入练功学法行列,背后却在无偿利用着信徒的劳动,通过一批接着一批站点负责人、辅导员等骨干信徒的免费接力“教功、传法”劳动,引导其他信徒陆续加入,而练法轮功的人越多,对李洪志的书籍和音像制品的需求量也就越大,为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作出的“贡献”也就会越多。许多法轮功原练习者贪图免费练功学法,让李洪志在美国坐拥众多房产和豪车,享受奢华生活,却让自己付出惨痛的代价,过着凄惨的生活。从这个意义上说,李洪志的“免费牌”其实是“昂贵牌”。


  二、大打“健身牌”,实则“误命牌”

  古往今来,健康一直是人们永恒的追求,健康是个人、家庭、社会最宝贵的财富。人们希望拥有健康的身心,这是人的一种生理本能,无可厚非。而李洪志大肆鼓吹、宣扬的习练法轮功可以修身养性、祛病强身等“神奇”功效正好迎合了人们的这种心理需求。在创立法轮功时,李洪志抓住了人们的这一心理,首先冒用气功的名义,大打“健身牌”吸引群众,吹嘘练法轮功可以强身健体;随着信众的增加,李洪志才将法轮功气功锻炼的色彩逐渐淡化,转而竭力宣扬练法轮功的人不得病的“理论”(见《转法轮》第212页),大肆宣扬所谓的练功、学法就可以强身健体、“消业”祛病,在世界末日时得到拯救。李洪志对弟子宣称,有了病,不用上医院,只要按照他所说的,认真修炼法轮功,就会消除“业力”,不仅对自己身体好,对亲人、朋友也有好处,“一人练功全家受益”。在这些歪理邪说的诱惑、鼓动下,不少群众特别是身体患病无钱就医的信众,抱着不花钱或少花钱能治病的心理,把“法轮功”当成华佗再世,把李洪志当成了“救世主”,虔诚修炼,精进学法,以达到“强身健体”的目的。正是李洪志的健身歪理,让练习者相信只要练习法轮功就可以不得病,即使有了病,也不能去打针、去吃药,要靠练功“消业”祛病,导致无病练出病,小病变大病,大病变绝症,上演了一出出人间惨剧。

  其实,李洪志深知他的这套功法是不能治病、更不能包治百病的,所以他从开始就一方面打着给人治病、祛病健身的幌子,但同时又把得病、出问题的责任甩给了练习者一方(有关言论见《转法轮》第2页等)。练好了是他的功劳,练不好、出问题是练习者的的责任。李洪志就象一条滑泥鳅,将不少练习者蒙在鼓里。

  应该指出的是,大多数法轮功练习者最初是抱着祛病健身的目的来练功的,一些人反映练功后身体有所好转,那是气功的功效和良好心理暗示的结果,不是李洪志消业的结果。一些法轮功练习者在“学法”过程中通过有规律的锻炼和身心放松,加上“练功人不得病”的心理暗示,感觉病好了,其实很多病并没有好,只是在练功过程中被忽略了,淡化了,甚至有的因长期得不到有效治疗而加重了。无数有病不医治而死亡的案例已经充分证明了李洪志的“健身牌”其实是“误命牌”。


  三、大打“行善牌”,实则“作恶牌”。

  行善积德、做好人、真善美是人类社会鼓励和提倡的重要伦理观念,也是大多数人们提高道德心性的不懈追求。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利用人们这一朴素心理需要和总是会遇到某些困境而不能摆脱的现实,一方面以“不过问政治”迷惑人,另一方面极力鼓吹“真、善、忍”和“做好人”的歪理邪说,宣扬练功学法可以净化人心、劝人向善、教人做好人,并且臆造出“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就是真、善、忍”,还说“真、善、忍是衡量好人坏人的惟一标准”,吹嘘只要修炼“法轮大法”,就可以把人“度”向“真、善、忍”的另类空间境界。这张“行善牌”极具蛊惑性和煽动性,让不少群众甚至有一定文化层次的人加入并痴迷于其中。

  从字面上看,好象李洪志宣扬的这一切都是教人诚实、行善、宽容的,这的确没有什么不好。几千年来,世界各民族都把真、善、美作为最美好的东西,世世代代的人们都以不同的方式去努力追求。然而李洪志的“真、善、忍”却是为了满足李洪志一己之私利的真善忍,对照标准也是李洪志个人设定的标准,比如他所说的“忍”,实际上是要别人都“去掉执著心”,逆来顺受,而他自己却为所欲为,完全偏离了社会正常伦理道德含义。李洪志的“行善牌”确实欺骗了不少人,有人甚至说,李洪志可能是在骗人,是假的,但“真、善、忍”是真的。殊不知,其明里宣扬“真善忍”、“做好人”,暗地却在从事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活动,他才是最大的不“真”、不“善”、不“忍”者。可悲的是,一些法轮功人员痴迷其中,无法自拨,成为李洪志和法轮功利用的工具和牺牲品,“行善牌”其实就是“作恶牌”。


  四、大打“神迹牌”,实则“造假牌”

  李洪志深知“话不说大点没人信”,为了推销法轮功,大打“神迹牌”。在传功初期,其大肆吹嘘法轮功有种种“奇效”和“四大神通”功能以及“开天目”、“上法轮”等神功,借此为诱饵,刺激和引诱民众。随着信徒的增多,李洪志又推出了弟子们看不见摸不着的“无所不能”、永远“保护”弟子的“法身”以及眼瞅治病等“法力”。

  为了配合这些宣传,法轮功媒体刊发了大量“神迹”文章,鼓吹李洪志的“神通”功能以及法轮功人员执著修炼的“神迹”故事。这些“神迹”故事的模式一般都要先求医问药,再求诸法轮功,其中的奥妙是借此可以将医药的疗效作用剽窃为神迹显灵,使当事人或真假难辨,或将信将疑,或笃信不移。此外,为了使更多的人相信法轮功,李洪志和各地法轮功组织还策划撰写了《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北京紫竹院辅导站抽样调查分析》、《法轮功健身功效——北京万例调查报告》等调查报告,以此证明法轮功治病确有高招。笔者所在县的法轮功辅导分站在1999年1月1日,就出笼了《广东省蕉岭县法轮功修练者身心变化实例》“黄皮书”,用所谓的实例来欺骗更多的人习练法轮功。

  就是在法轮功“神迹牌”的迷惑和吸引下,一些民众出于好奇心理和尝试心态,误入邪教。其实,我们稍加分析,就能知道李洪志的“神通说”和“神迹”故事的虚无和骗人。举个例子:1998年“海南原法轮功习练者外出“弘法”途中遭遇车祸事件”造成7死1伤,自称具有“神通”功能和无数“法身”的李洪志竟然不知道还有一名弟子受伤,马上给海南原法轮功辅导总站站长蒋晓君发去亲笔传真信,信中说,“……我那八个(实为七个)弟子,已经圆满在他们不同的世界里了。”这名受伤的弟子就成为“师父”唯一承认“圆满”的弟子。这件事情是揭穿李洪志常人骗子真实面目的其中一个有力例证。至于法轮功媒体刊发的“神迹”故事和各地出笼的调查报告或者身心变化实例,完全经不起科学和实践的检验,谎言不攻自破,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有的病例中练功者病情好转,应该归功于医学的进步,却硬说成是法轮功的“神效”。笔者作为反邪教志愿者,曾专门就《广东省蕉岭县法轮功修练者身心变化实例》如何出笼进行走访调查,接受采访的原习练者均表示书中的内容与自己的事实并不相符,并非如书中所写的有那么好的功效(见凯风网《<法轮功修练者身心变化实例>一书出笼的内幕》一文)。看来,“神迹牌”其实就是一副“造假牌”。

  法轮功的“四张牌”鼓动和吸引了一些群众加入到习练法轮功的队伍中。部分痴迷者在李洪志各种妖言蛊惑和精神控制下,为了追求“消业”、“精进”、“圆满”,对李洪志顶礼膜拜,对法轮功执著修炼,家财荡尽、家业抛弃、骨肉分离都不所不惜,上演了一出出真实版的人间悲剧。可悲的是,有的习练者违法犯罪还以为“救度世人”,有的习练者残害同修或自残自杀还以为又“上了层次”……但愿仍在痴迷法轮功邪教的人们能够惊醒!


编辑:温亮
审核:张永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