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陕西省人民政府铜川市人民政府

智斗“法轮功”
时间:2018-07-09 15:08:57   来源:新陕网   浏览次数:

   在美国和加拿大24天游览中,常常会遇到“法轮功”信徒的骚扰和纠缠,就像喝香甜的米粥突然咬上一粒砂子磕着牙,让人十分不快。

  在美国华盛顿越战广场,我们正在树荫下徜徉,议论越战纪念碑的设计别出心裁,新颖奇崛。突然像冒出来的幽灵,不知从哪儿钻出两个“法轮功”人员,像牛皮糖一样缠上了我,劝我退党。开始,我和颜悦色地说:“各人有各人的信仰,我不强迫你,你也别强迫我!”谁知其中一个得寸进尺,喋喋不休,颠倒黑白,大有我不退党他就不走之势。我火了,真想抽他几个嘴巴,但又觉得不妥,只好赏他一个字:“滚!”

  另一个“法轮功”人员粘上了同行的四川老王,一个劲地让他退出共产党。老王眨巴眨巴眼睛,哼哼一笑说:“我不是共产党员。”对方得寸进尺:“那你总加入过共青团吧?赶快退团!”老王显然也十分讨厌这帮家伙,他歪着头,又眨巴眨巴眼睛故意发火说:“我是国民党员,怎么退?!”那俩人唯唯诺诺,边退边说:“那,那就不用退了!”

  大家在车上交谈,都对“法轮功”的骚扰不胜其烦,得知老王回答的秘密,如获至宝,在此后的旅游中纷纷仿效,结果露出破绽,再应付“法轮功”布道者就不灵了,只能改变战术。

  后来,四川老王又遇到一个“法轮功”人员鴰噪,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对方刚提及“法轮功”,老王脱口说:“哎呀,老虎遇上猫了,我也是‘法轮功’!要不要我给你讲讲‘法轮功’?”对方一听,满怀欣喜地离开了。

  在纽约联合国总部附近,同行的浙江老池遇见三个“法轮功”人员的不停纠缠,气得问:“你们是中国人吗?”对方说:“你看呢?”老池说:“我看啥?你这个中国人可怜!”对方说:“咋可怜了?”老池吼道:“给你们脸,你们不要脸!”他们一看我们人多势众,文斗武斗全不是对手,只好悻悻地转身离开。

  在加拿大的多伦多,我们正在天虹体育馆外转悠,同行的福州的老刘被一个传播“法轮功”的老女人粘上了。开始,老刘礼貌地说:“请你离远点!”老女人一手提着小型录放机,一手挥着一叠资料说:“这是我的自由!”老刘像看怪物似地看了老女人一眼,据理反驳:“你这叫自由?你自由了,我们哪儿还有旅游观光的自由?”

  老刘说的是至理名言——你们有宣传“法轮功”的自由,我们是来旅游的,也有不接受“法轮功”和其他宗教宣传的自由。牛不喝水强按头,你们用你们的自由,要替代我们的自由,岂非咄咄怪事?

  同行的福州的老张也被一个提着收录机传播“法轮功”老女人跟上了,不停地向他吹嘘“法轮功”的神处。老张怎么甩也甩不掉,十分郁闷。老女人劝老张:“你们应该退出中共!”老张为了尽快甩开她,眼珠一转说:“我不是共产党员!”“你曾经当过团员吧?”“没有!”“你小时候总参加过少先队吧?”“少先队?当过,你说怎么退?”扯到最后,老张躁了:“你对共产党有意见,为什么不到北京去提?在这儿扯淡有啥用?”那个老女人依然嬉皮笑脸地跟在我们身旁,喋喋不休。老张忍无可忍,扯开嗓子吼叫着也赏了她一个字:“滚!”老女人惊恐地看了老张一眼,才提着播放“法轮功”的录放机,嘟嘟囔囔地滚了。

  在渥太华的发源地盖斯镇,我正兴致勃勃地参观世界上最古老的蒸汽钟,意外被二个 “法轮功”人员纠缠上了,一个高个儿,60多岁;一个低个儿,带着软边帽,70多岁。他俩刚嘀咕了两句,我就毫不客气地诘问:“你们把‘法轮功’说得天花乱坠,让我参加,加入了给我发工资吗?”他俩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回答:“不发。”我瞪着眼理直气壮地说:”不发我加入干什么?!”他俩对视一眼,嘀嘀咕咕地说:“没听说过加入组织还给发工资!”我大声说:“我是共产党员,共产党给我每月发工资!”同时,反感地大声反问:“你们这样卖力地鼓吹‘法轮功’,没人给你们发工资,你们吃喝拉撒睡凭啥?你们光会骗人!”他俩张口结舌,面红耳赤,半天才缓过劲来,哼哼唧唧:“你说呢?”我毫不客气地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们的工资,一定是那些恨中国不给邪教一席之地的家伙发的吧?!你也不看看那些家伙,他们会允许邪教在自己的国家猖狂吗?”他俩一看遇上个“不踏犁沟”而又“冲锋枪带刺刀”的,只好退避三舍。

  在旅游车上,我们眉飞色舞地谈起宗教信仰、中美和中加社会对比、富贫差距如何消除……满满的全是正能量。领队小唐听着听着噗嗤笑了:“我知道你们大部分都是共产党员,建议你们成立一个临时党支部好不好……”


编辑:温亮
审核:张永召